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专业学位教育网
 
 
首页
 
 
 
新闻公告
社工资讯
电子报
 
 
 
青年社工的初心与坚守:与边缘青春“拔河”不放弃每一个孩子
浏览次数: 作者:新华网   发布时间:2020年5月8日
 

       跟踪服务数月无果,辍学少女依然游走在边缘地带,这是陈媚的无奈与困顿;守护陪伴多日,换来行为偏差少年寒来暑往的问候,这是陈媚的能量与小确幸。

 

       跟踪服务数月无果,辍学少女依然游走在边缘地带,这是陈媚的无奈与困顿;守护陪伴多日,换来行为偏差少年寒来暑往的问候,这是陈媚的能量与小确幸。

 

       青少年社工这个职业赋予她忧喜,却也是她的初心。2015年,大学毕业后的陈媚,为不负所学,加入福州市台江区鲲鹏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,成为一名青年社工。转眼,她从事青少年社会服务已经五年。这个“五一”,她在迎来难得的假期之前,还是抽空入户走访了涉案青少年小飞(化名),了解他的近况和需求,并与他一同制定了一份《观护帮教协议》。

      “和这类青少年交流,接纳和‘去标签’很重要。不能以问题的视角看待他们,应该平等交流,多引导,多陪伴。”陈媚说,她所服务的行为问题青少年、边缘青少年和涉案青少年,年龄主要集中在13岁到18岁之间,他们多数家庭关系紧张,有较强的反叛情绪。“和他们沟通,要用同理心去对话,适时‘自我暴露’,和他们分享自己类似的经历和感受,毕竟谁没有过青春期呢。”

       由于经常为边缘青少年和涉案青少年开展个案帮扶,陈媚时常要出入溜冰场、奶茶店、汉堡店、商场、游乐场等青少年经常聚集的地方。时间长了,她不仅了解了这个群体特有的语言文化,还能在交流中“学以致用”。比如,“DD我”“加我NSS”“帮K”,这些原来听不懂的话,现在也成了她“工作语言”的一部分。

      “学校的边缘青少年,要让他们达到很大的正向改变是比较困难的,但是我们能促成他们行为向正向转变,缓解或减少不良行为。”陈媚说,自己曾经帮扶过一个16岁青少年,他有过偷盗行为,排斥课业,游离在失学边缘。通过长期跟进,开展心理辅导、行为矫正、素质拓展,并介入缓解家庭关系等一系列帮扶措施,他们把他从边缘地带拉回来,让他最终回归校园;还有一位行为偏差少年,参加活动时对陈媚直呼其名,几个小时的活动下来,因为受到鼓舞和感染,竟然改口称其“陈媚姐”。正是这些可见的改变和细小的感动,给了她坚守的力量。

       社工工作,助人也自助,这是陈媚的另一种职业获得感。这几年,因为带着边缘青少年一起参加活动,并作为队员之一,和他们共同探索,陈媚在专业领域上不断深化、提升。同时,在鼓励青少年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,陪着他们自学的过程中,陈媚也掌握了许多新技能,比如弹吉他、烘焙和美甲。

      “有些人会以收入高低来衡量一份工作的好坏,但我觉得,社会价值和自我获得感更重要。”陈媚说,目前,社工这个职业的社会认知度并不高,但基于它的重要性,前景可期。未来,她仍会坚守初心,自助助人,用时间陪伴成长,用生命影响生命。(蒋巧玲)

陈媚与同事们讨论帮扶措施。新华网 蒋巧玲 摄

陈媚和其他青年社工开展个案研讨。新华网 蒋巧玲 摄

陈媚在梳理服务对象的社会关系。新华网 蒋巧玲 摄

陈媚及时做好服务项目进展记录。新华网 蒋巧玲 摄

入户走访前,陈媚和同事对青少年的相关情况进行再次梳理。新华网 蒋巧玲 摄

陈媚与同事走访涉案青少年,了解他的近况和需求。新华网 蒋巧玲 摄

陈媚在对话过程中及时记录需求。新华网 蒋巧玲 摄

入户走访。新华网 蒋巧玲 摄

 

关闭 >
 
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社会工作硕士(MSW)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